• 廣告聯盟評測網
  • 選擇廣告聯盟前先在聯盟吧上看看廣告聯盟評測,謹防上當!
  • 互聯網公司們津津樂道的“獨角獸” 如何在它的發源地受到質疑?

    [ 2017-11-19 09:15]

      無論是美國還是中國,這些高估值公司正在面對同一個未來。

      獨角獸:一種神話里的動物,有著白馬的身體,雄鹿的大腿,獅子的尾巴,額頭上還長了一只角。《韋氏詞典》

      過去三年來,這個詞對于科技公司來說有了新的意義。知名硅谷投資人 Aileen Lee 2013 年的一篇《歡迎來到獨角獸俱樂部》,讓“獨角獸”成為十億美元創業公司的代名詞:他們從零起步,還沒上市價值就超過 10 億美元。從一鍵叫車軟件 Uber、房租分享公司 Airbnb,再到國內的小米都是典型的獨角獸公司。

      這個詞很快也紅到了中國。不論是拆分沒多久的樂視體育,還是新近融資的獵聘網,都用“獨角獸”來宣傳自己的強大。

      連北京衛視都做了一檔叫《我是獨角獸》的真人秀,炮制著“98 年女孩創辦電商平臺,5 分鐘融資 1500 萬”之類的創業故事。

      而在這個詞匯的誕生地硅谷,“獨角獸”的狂熱,最近備受質疑。

      從 2015 年年末開始,富達、普信、摩根斯坦利等多家基金開始調低自己所投獨角獸公司的估值。美國前 15 家“獨角獸”中,有一半受到影響。

      

     

      當中 Palantir、WeWork、Zenefits 等公司都出現裁員或者大量員工離職。

      最離譜的是做血液檢測的 Theranos,因為被媒體調查出核心技術造假,90 億美元的估值蒸發一空。好萊塢已經要把這個戲劇性故事改編成電影。

      當中絕大多數公司沒有 Theranos 這樣的問題,它們做著各自領域里最創新、最好的產品。

      但現在,投資方已經不再相信這些公司值這么多錢了。

      用資本在 5 年內催熟一個科技巨頭,這想法是怎么開始的

      近幾年,讓人們對科技公司增長無限樂觀的是馬克·扎克伯格。

      Facebook 就是一個一開始不追求盈利,先抓住用戶量和高估值的公司。

      上市前,Facebook 已經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社交網絡、擁有 10 億用戶。但它的盈利能力還是遭到了多家投資機構的懷疑。

      到 2012 年上市前夕,Facebook 估值一度被下調。上市第二天股票還跌破了發行價,被稱為美國 10 年間最差 IPO 交易。

      

     

      Facebook 和 Uber 上線以來的估值/市值變化

      但僅僅過了兩年,Facebook 就用成績證明是市場看走了眼。隨著廣告營收大幅增長,活躍用戶數達到 15 億,Facebook 的市值也在今年年初突破了 3000 億美元的大關。

      Facebook 的成功讓錯過機會的投資者變得樂觀起來——只要是一個重要領域里面最好的公司,把大量的用戶抓在手里,總是能夠撐起幾百上千億的估值吧?

      這也是為什么在 2013 年之后,估值過十億美元的公司像雨后春筍一樣冒了出來:

      

     

      在 2014 年下半年到 2015 年,也是獨角獸涌現最多的時間段

      生怕錯過下一個 Facebook,每個垂直領域里數一數二的公司都成了投資者追逐的對象。即使這些公司可能還沒有盈利,或者還在培育市場的早期,投資者也愿意砸錢加速這一進程。

      到今年 2 月,估值超過 10 億美元的獨角獸數量已經超過了 229 家,其中有些公司如辦公室聊天軟件 Slack,從產品推出到估值 10 億美元,才花了不到一年的時間,遠超當年的 Facebook。

      “融下一輪,就是在紙上寫一個比上一輪高的估值,做個 PPT,然后確定價格,看著幾百上千萬的錢流入你的銀行賬號。”

      Uber 早期投資人 Bill Gurley 曾經這樣嘲諷兩年前的那一撥融資熱潮。

      不過公平地說,正是這些資本的涌入,讓一個新類型的產品快速成熟成為可能。如果不是滴滴和快的在投資方的支持下每月花數億進行“打車大戰”,很難想象用手機打車會在中國大小數百個城市成為常態。

      但不是砸向每個市場的錢都有回報

      Dropbox 就是這一批樂觀投資中燒錢摔跟頭的公司。

      從 2008 年創立到 2011 年用戶數上千萬,Dropbox 做成了市場上最簡單好用的網盤。到 2013 年,他們的估值已經達到了 40 億美元。

      但僅僅“網盤”很難帶來與之相匹配的收入。于是 CEO Drew Houston 做了一個新的商業計劃,想讓 Dropbox 公司做成基礎互聯網服務。在當時樂觀的投資環境中,他用這個未被驗證的“未來藍圖”拿到了一筆新的資金,Dropbox 的估值也沖上了 100 億美元。

      融資之后,Dropbox 在一年多時間里連續收購 13 個初創公司,推出了照片管理服務、協作的工具,筆記服務等新功能。

      同樣是在這個階段,在 Dropbox 還沒能賺到一分錢的時候,他們就花 10 萬美元買了一只 1.5 米高的鉻合金熊貓雕塑放在公司門口。

      

     

      因為燒錢速度太快,沒風光一年,Dropbox 就把收購來的服務陸續關掉了。

      2015 年 10 月,Dropbox 的投資者貝萊德集團將他們投資的估值調低了 24%,隨后另外一個投資機構,美國富達投資集團也把對 Dropbox 的投資估值降低了 20%。

      遇到問題的獨角獸,大抵都遇到了同一個問題

      鉻合金熊貓現在已經成了 Dropbox 的恥辱柱。

      “這熊貓的存在意義,就是提醒我們這件事做得不對。要建立一個健康和可持續的商業公司,每一分錢都很重要。”今年 5 月,Dropbox 公司給員工的內部郵件里是這么說到。

      同時,為了度過這段融不到錢也還沒能上市的時光,Dropbox 同時也在縮減免費餐飲、健身房和洗衣服務之類的福利。

      但其實 Google 早年花錢也毫不含糊,互聯網公司的免費餐飲、健身之類的服務都是學它。而 Google 也曾在 2008 年包下了洛杉磯迪士尼公園給員工舉辦年度滑雪活動。

      如果 Dropbox 能像 Google 今天一樣每季度帶來數十億美元利潤,一頭 10 萬美元的熊貓不會是什么問題。

      問題在于 Dropbox 在拉來 5 億用戶以后,還是沒找到辦法像 Google 那樣賺錢。

      Palantir、Pinterest、Zenefits 也都一樣。它們都像 Dropbox 一樣做出了各自領域里最好的產品、在資本的幫助下快速增長,達到了和 Google 之類的巨頭可以一比的用戶量,但它們就是無法獲得和公司估值相符的收入。

      

     

      市場已經對獨角獸的問題作出反應

      最早意識到獨角獸問題的是投資者本身。

      去年 10 月,美國多家投資基金開始調低他們投資的幾家獨角獸公司的估值:

      富達投資基金調低了自己在網盤公司 Dropbox、人力資源服務公司 Zenefits 和企業軟件公司 Cloudera 所持股份價值;

      摩根斯坦利下屬的共同基金調低了自己在 Dropbox、大數據公司 Palantir 以及印度電商 Flipkart 所持股份的價值;

      福德增長機會基金調低了所持圖片社交應用 Pinterest 的資產價值;

      普信投資基金調低了所持 Evernote 股份的價值。

      這些都是投資管理方,調低所持創業公司的估值沒有什么好處,只是必須承認的現實。

      在投資方反應過來之前上市的獨角獸們,股價都大幅下跌。

      

     

      根據《財富》雜志的統計,2015 年美國上市的科技公司,平均盈利是負 900 萬美元。

      市場抱著對下一個 Facebook 的期望等來了這些公司的表現,F在那些賺不到錢、但估值又很高的創業公司,想靠上市賺到錢變得更難了。

      硅谷已經開始調整

      “以前,大家比較認可的變現方式主要是上市。而最近我們看到的情況是,上市后股價大跌反而虧錢。而對于中小公司來說,另外一種變現方式就是并購和收購。”

      專門做科技公司法律咨詢的舊金山律師 Jason Gordon 告訴《好奇心日報》,最近一年來他收到的更多是收購和并購相關的案子。

      Gordon 最近在舊金山附近辦了很多小型的活動,主題大多是“如何準備被收購”,給創業者普及收購案的基本知識,基本每一場都擠滿了人。

      至于那些估值達到幾十甚至上百億美元、不容易被收購的獨角獸怎么辦?

      Uber 早期投資者 Bill Gurley 4 月曾寫了一篇在硅谷創業投資圈傳播甚廣的文章談獨角獸問題。他給出的答案是,更多融資只會帶來更多煩惱,不要再想著通過融錢繼續擴張了,哪怕降低估值、縮減開支,也要先把公司的盈利情況經營起來。

      但主動調低估值并不是說的這么輕松。許多人放棄 Google、Facebook 的工作機會,加入極速增長中的創業公司就是看中自己分到的期權能夠在未來變成一筆大錢。

      而調低估值至少短期內意味著他們的收入縮水了,并且以后也未必能漲回來。這會加速人員流動,對于一個還在探索盈利可能的公司來說不是好事。

      在硅谷做大數據的獨角獸 Palantir 今年也飽受估值下調的苦。這家原本專門做美國政府生意的 200 億估值的獨角獸,去年拓展新業務給企業做咨詢服務。

      一年下來,Palantir 預期 17 億美元的營收完全沒兌現,去年還在虧損。在今年 3 月,Palantir 的估值被摩根斯坦利下調了 32%。隨后一張畫著一幅畫面的海報被員工貼在 Palantir 辦公室,警告同事說大家的期權快要一文不值了:

      

     

      隨之而來的,就是傳出大客戶流失和核心員工出走的消息。目前這家不大的公司已經有超過 100 人離職,走的人還包括不少高管。最后 Palantir 的 CEO 只好宣布對公司任職 18 個月之上的員工加薪 20% 來緩解雇傭關系,這又進一步增加了公司的開支。

      獨角獸問題不會只存于硅谷

      Bill Gurley 總結了獨角獸公司問題的 5 個表現:

      現金消耗速度極高;

      大部分公司都離盈利很遠;

      競爭力主要靠資本驅動;

      無法在短期內給員工和投資者帶來回報;

      公司熱切地尋求下一輪融資。

      對照中國互聯網公司,你不難找到上面的每一點。

      編者注:PC、互聯網、智能手機……每個基礎技術的普及都伴隨著數年的高速增長。對于科技業,增長已經持續了四十年。

      現在這個增長可能會停一會兒:智能手機帶來的增長已經放緩,而打車和外賣以后,我們已經沒再看到類似社交網絡、電商這樣調動千億財富的突破。

      接下來會是什么新技術為整個產業的增長鋪平道路?這技術又能不能及時到來?

      這些問題將影響所有人,從蘋果、Google 這樣的巨頭,到風險投資機構和創業公司,再到每一個科技產品的用戶——基本上是所有人。

      過去四十年,為整個科技業的持續繁榮打下基礎的技術大部分來自硅谷。我們將在硅谷做一系列報道,從不同角度看這個變化。這是第二篇。

    分類: 聯盟資訊作者: 聯盟吧

    上传网易云音乐 赚钱 浙江股票微信交流群 北京pk拾计划软件手机 海螺水泥股票分析 福建11选五正规吗 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什么时间晚上什么时候 炒股app排名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i 股票在线行情 pk10app计划 江苏11选5微信群